初恋逃逸联盟

踮起脚尖也触不到,我爱慕的是遥遥星辰。

——
三党备考 更新随缘
杂食慎fo

万古长青

Summary:我们的音乐与我们一起,死后方生。(Break Out the Bottle of Jesus.)

普设架空乐队pa《绿洲》稿件解禁


 瓷砖上的血迹干了好一段时间却未处理过,那样赤色的血散发出生锈的铁的气息,带着灼伤人的热度、冻结在了浴室墙壁上。

   血淋淋的伤痕、血淋淋的爱恨、血淋淋的音乐,全部都倾洒在了白瓷砖上。阿尔弗雷德此刻只是面对血色单词瘫坐在地上,他的眼神像前来朝拜的信徒,他的嘴却无法发出任何祷告,他的大脑还在叫嚣着浮现出回忆来。夏日的下午,他能从闷热的地下室里浮动的尘埃闻到阳光的气味,于是他的眼睛给现在的景象粘贴上...

2019-09-13

初欲

霍克爱x拉斯特无差


拉斯特曾经活捉过一只中央市的太阳。几个守卫在突刺一瞬后死去,落单的霍克爱握着双枪死盯着与潮湿黑暗融为一体的裙摆。她此行是要去和暴食汇合,但却没想到能够如此轻松就邂逅漂亮的猎物:没有人会不爱美。她缓步站到夜晚街道的漆黑下,路灯点燃了她的黑发映衬着霍克爱满头的金。子弹划过嘶哑的风,枪响声在她的脖颈、胸口、小腹落下,绽开几朵血花。霍克爱看着她应声倒地。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如此攻击的女人,不用兵器和炼金术,于是握着枪的手抖成颤音。


矛刺穿风的屏障作为子弹的回礼,直抵她脖颈处裸露的雪白肌肤。然后在她用指尖极轻极轻的逗弄女军官的耳垂...

2019-09-13

水星纵火,欲壑难填

  也许只有我知道,城镇上的人嫉妒着新房客拉斯特身上用衣物层层包裹的禁欲味道。她站在小镇的烈阳下,逼身的寒气没有蒸发,而是冻结了周围的阳光。她今天披了一件薄纱外套,露肩红裙显现阳光下锁骨内汇聚的河流。有过路的男人不识好歹地朝她吹口哨,我绊了他一下,随后佯装无事地继续跟随这个女人。


  飞蛾扑火,如鸟投林。这是美丽产生的必然。直到我看着她推开宅邸的门才转身回家。那栋屋子建在极偏的地方,回到家时,已是傍晚时分了。


  随后,我一有时间就会去寻找拉斯特小姐的身影。这是同性对同性的怜爱,也许还带着嫉妒的色彩。我的短裙、她的长裙,我...

2019-09-08

上乘易燃品

冲天的火光做城市的明火,几点火星掉到她的长裙上。拉斯特看着身上染了几分红的黑裙,回想起初诞生后换的第一条红裙:她也曾试过像普通女人那样。于是将吊带揽上香肩,仿佛自己已经成为了活生生的人,并且将要在今夜于舞池起舞。但那天晚上没有舞会也没有星星,只有命令。她在启程执行前一刻撕裂了那条从橱窗里偷来的红裙,在镜子前看向自己一丝不挂的身躯:她摩挲光滑细嫩的肌肤纹路,脖颈、腋下、下体、脚踝,一路往南迁徙。然后她再次穿起了那件准备被丢弃的黑裙,拉上暴食匆匆出门。那条裙子就像是恶心的蚊子血,永远死在了积灰的角落。

他们坐在屋顶上,晚风吹起了她黑色的长卷发。在讯息埋好只等钢上钩时,拉斯特伸直手臂,让手指面对自...

2019-09-08

绿洲完售了!然后发现主催的本没了 于是要再下印一波 如果想入二版封面或者场贩后想买无损版可以滴滴一哈 没屁放了

2019-08-27
1 / 6

© 初恋逃逸联盟 | Powered by LOFTER